Dragon
  • 通知:亲爱的朋友们,榆中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光临!如有文化艺术类学习或者培训的相关问题,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咨询,本馆将及时为您在线解答、预约!
  • 通知:本馆位于榆中县兴隆路307号(榆中县第一中学对面),请收藏本站,关注本站公告区征稿、展览活动,本馆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
  • 通知:您好亲爱的游客朋友,如果想欣赏更多的艺术视频,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建议,管理员会及时为您上线!
文化馆小编文化馆小编  2016-09-22 10:54 榆中县文化馆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榆中的秋天

生活在小城里的人,可以有更多时间去体味季节的变换,比如在四季分明的榆中。
为数不多的几天燥热在一场大风后逃遁得无影无踪,紧接着会来一场雨,灰蒙蒙的雨,夹杂着蒸腾而起的轻雾,斜织在天地之间,空气会在这个早晨陡然间湿润起来,温度骤降,草木为一年里末尾几天的青翠开始最后一搏,显得愈发明艳可人。榆中的秋天来了,来得无声无息,令人猝不及防。
雷声渐少,要是有,也只是在东南方的角落里闷哼几声,或者像是某人假寐时打了个哈欠,翻个身,就要睡去。如同瞌睡可以传染一样,那声闷雷或许会引发一场连绵的雨,这雨来势轻缓,像一群披着轻纱的绵密的娘子军,在榆中大地展开一场轻巧的修枝剪叶的斗争。连续三天都是降雨,植物逐渐显出倦态,杨树的脸变得清冷起来,瑟缩着身子,接受一场洗礼。淡淡的清凉从屋子的一角开始蔓延,硬生生将暑气逼出窗外,化解在铺天而来的冷雨中。需要添衣了,你不得不从衣柜的深处取来一件薄衫,向这秋天示好。
雨后,天空真的是被洗了一遍,清澈得没有底,云很高,白得耀眼,空气干净而滋润,远山罩了一层青雾,如洇开的淡墨,勾勒出这方世界的轮廓。万物透射着一股成熟的宁静,土地尽情地散发着自己的体温,开始准备一年一度别开生面的冬眠。
一场霜冻让老城区街道两旁的槐树叶迅速变黄,槐树已有些年成,高大的树冠互相连接,此起彼伏,明艳的色彩让这座不起眼的小城平生出许多成熟的风韵。一阵紧致的秋风吹来,落叶翩飞,你不得不竖竖衣领,有人已搭起围巾,各式各样的围巾是秋天里一道特殊的风景,与这秋风和落叶最为搭配。
这时的兴隆山刚刚进入一年里最美的季节,漫山的红叶,如同晚霞栖落于松林之间,晴日里,在阳光的辉映下妖娆万分。山间的石台阶和木栈道上铺着各种形状的红红黄黄的落叶,那明艳唯美的色彩,令人不忍踩踏,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若是在黄昏,淡淡的阳光从树隙间斜射下来,微黄的光束会让人有种置身于童话世界的奇异感受,有时候,你甚至觉得这世界只有自己,只有这山,身体都会变得轻飘飘,软绵绵。若是遇到雨天,情景又大不相同,雨水穿过松林,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鸟鸣声长长短短,急徐不一,为整幅山林图添加了一曲贴切的背景音乐,林间雾气弥漫,掩映于红叶之间的庙宇亭台更显出几分神秘气息,偶尔传来一阵钟磬之声,间或夹杂几声若有若无、从容舒缓的梵音,真是得了几分“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意境。
小村庄里的秋天则呈现出一种难得的可爱,说的是榆中南山的秋天。墨绿色的草地点缀着逐渐枯萎变黄的马蔺,好像是在绿色的天幕上生出了许多星星。杨树的叶子将黄色的种类发挥到了极致,从淡黄、橙黄,一直到橙色,只要是你能够想象到的黄色,总能够找到一片与之相对应的树叶,大片的杨树林在小河两岸的河床上疯长,根须深入湿润的砂土里,饱满的水分可以让它们有足够的能量去策划一场华丽的盛装舞会,它们在秋风中起舞,时不时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撒向天空,铺陈出一块厚厚的地毯。
果园里的海棠树挂满了透亮的果实,诱人的色泽令人垂涎欲滴,而你要是真想咬一口,那种带着苦味的酸涩,定会令你顿时皱起眉头。榆中人称这种果实为“秋子”,很少有人说它是海棠的,或许是因为它们在秋天分外惹人的缘故。其实,“秋子”的吃法确实还有一番讲究,榆中南部山区的人通常将它们装在一个陶制的坛子里,有些更为讲究的还会在最上层撒一些当年春天采摘的刺梅花苞,坛口用小麦草和制的泥土密封起来,放在院里阴凉的角落。等到冬至的那一天开坛时,一股浓烈的果香夹杂着玫瑰花的花香扑鼻而来,顷刻间,整个屋子都被熏出令人兴奋的味道。果实泡在冷水里消了冰,显出深红的色泽,外皮泛出密密的小褶皱,软嫩的果皮吹弹可破,轻咬一口,香甜的果汁迅速在唇齿之间蔓延开来,所有的味蕾都在一瞬间被调动起来。这种可爱的果实,对治疗冬季感冒咳嗽、百日咳都十分有效,传统的庄稼人都把它们当做宝贝。一坛小小的动人的“秋子”,好像把这一年的秋天都封存了起来,等到冬天食用时,又让人回味起秋天里的好多事情…...
恬静的农家小院里,传出几声狗吠,那叫声分明带着慵懒,或者还有对这个秋天的几分好奇与亲昵。庄稼活儿都干完了,院里的水泥台沿上,两个老人约了一个下午的棋局,他们不言不语,“啪啪”的落棋声暗藏玄机。与这活泼的秋色相比,村子略微显得有点孤单。卖完最后一茬“花菜”,把耕地都拾掇平整后,青壮年陆续都去城里打工,留守的多是些老人和孩子,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们,真是没有雅兴和时间,去欣赏这如画的风景,或许他们本就在这图画里生活得太久,更向往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繁华与热闹。
与南山相比,北山的秋天便显出几多大气来。秋风在连绵的群山间奔跑,从来都不知道歇缓,山梁地埂上几近枯萎的芨芨草拼命地舞蹈,让人分辨不出它们是在狂欢还是挣扎,仅剩最后一抹紫色的狼毒花在空旷的田野里摇摆,它们昂起头颅,似是在向那肃杀的秋风示威。一排排整齐的梯田,氤氲着赭石色的微光,熟透的地气逐渐冷却。“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在晴空万里的日子,站在某个山顶的古堡上,一种历史的苍茫感扑面而来,突然想化作一股秋风,踩着山头奔跑。千万年前的北山,也曾是水畅风和,草木茂盛,《金县志》记载,榆中北山曾是大片森林之地。在距今约距今1.5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就有先民在这里栖居,温和的气候,充沛的雨量,让这里土地肥沃,森林茂盛,成为游牧部族繁衍生息的好地方。沧海桑田,而今,这里尽是满目苍黄,在瑟瑟的秋天,更显出无尽的落索萧条。
海拔3680米的马衔山顶上落了一场小雪,有些未及枯黄的小草从积雪中探出脑袋,冷得瑟瑟发抖,山腰间白桦的叶子也几乎凋落殆尽,偶有一片顶在树杈的末梢,如同一只黄山雀儿,不及惊扰,就飞得无影无踪了。汩汩的山泉水凉得透心,再下一场雪,就要结冰的样子。小县城里,环卫工人正在给马路两旁不耐寒的植物搭建温棚,行人包裹严实,脚步匆匆,应是忙着要走进冬天了。

(以下图片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兰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榆中县摄影家协会主席陈旭东友情提供。请勿作商业用途。)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化馆小编
文化馆小编 关注:0    粉丝:0
榆中县文化馆网站小编、管理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