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 通知:亲爱的朋友们,榆中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光临!如有文化艺术类学习或者培训的相关问题,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咨询,本馆将及时为您在线解答、预约!
  • 通知:本馆位于榆中县兴隆路307号(榆中县第一中学对面),请收藏本站,关注本站公告区征稿、展览活动,本馆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
  • 通知:您好亲爱的游客朋友,如果想欣赏更多的艺术视频,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建议,管理员会及时为您上线!
文化馆小编文化馆小编  2016-09-28 08:55 榆中县文化馆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兴隆红叶情

文/许锋

 
在城市,大抵是寻不到红叶的。到了晚秋时候,城市的树们开始焦躁不安,像幽怨的妇人,面无激情。叶子开始无奈地脱落,然后被路人踩着,被很快地扫掉。那叶子是桔黄的,斑驳的,脉络模糊。像是去妆的女子,苍白无力。
于是你看秋天的树,连同叶子,都被人们漠视了。树下不再有情侣们的呢喃,不再有孩子们的欢笑。倘若有人仍然站在树下,仍然对着树干发呆,那也许能引起不大不小的围观。

城市的树们因此是悲哀的,城市树们的叶子因此也是悲哀的,不比乡下的树,不比原始的森林。
在这个季节,我突然发现了离兰州不远的兴隆山的红叶。漫山遍野,灿烂夺目,在蒙蒙细雨的掩映下,像一幅泼墨的山水画,镶嵌在山体上,并且呈现突兀状。那红是大气的,具有山的奔放的秉性;又是含蓄的,似乎是在压抑,等候着迸裂的时刻。这个时候,红叶正是可爱的。
小桥流水人家,这样的景致在城市我更觉得是一种幻觉,有幻觉其实也是难得。但在这里却很实在,有桥有水,至于人家,便是清扫梯道的山姑了。红叶便是在这个时候,轻轻地拂动着,你的目光随着,你的心情随着,你的思绪也随着,甚至在红叶们跌落的那一瞬间,你的心也猛地一坠。
红叶们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尤其在微冷的山间,在有些萧瑟的深秋,它们活着,活泼地活着;它们笑着,灿烂地笑着;它们既陪衬着山影的苍茫,又主宰着生命的本色,因此它们是有理由骄傲的。

站在树的脚下,以仰望的姿态,你会发现红叶是那样的鲜嫩,细细的雨珠随着轻微的山风不停地落下,文弱和温柔的感觉会马上在脸上洋溢开来,如果你忍不住想去触摸,你大概要落一身雨了,或者你还没有爬上树,红叶们便萧萧而下了,于是便很后悔。其实再美丽的东西攥在手心里,也会黯然失色,红叶的美丽就在于仰望。山峡、涧谷,或者在路旁,远远地看着,远远地静视,或者是透过车窗,在一首悠扬舒缓的音乐中,认真地望一望,你的心灵大约会平静许多。
红叶们的精神是积极的,张扬的,不做作,不掩饰,不虚伪,不欲擒故纵。这样的景物,也难寻了。只有在大山里,在没有污染没有浮躁没有物欲的纯净的自然中,她才会真实地存在。

红叶就是这样一种感觉,远观时美丽无比,近看时娇柔可爱,我甚至不知道红叶的真实的名字,不知道生长红叶的树们的真实的名字,可这些很重要吗?就像街头款款而行的女子,倘若你知道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知道她的脆弱,她的瑕疵,那么,你的目光是不是会游离?
我说,要是阳台上有这样一树红叶,那该多好。友人说,离开这里,红叶都会死掉,即使不死,那红色也是搀杂着另外的成分,像城市的女人的脸,被化学的东西淹没了。
离开时,我捡了两片刚坠落的红叶,一圈是鲜红的血的颜色,中间是深厚的黄,茎像一根细微的红烛,我想女儿看到,一定会发出惊讶的叫。在城市,她也许永远都看不到真实的红,真实的黄。她的眼睛被捂得严严的。

本文原载于《人民日报》,后被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中语文课外阅读训练100篇(金版)》收录,并被《读者》转载。

作者许锋,榆中人,现居广东,中国作协会员、武汉大学硕士、佛山科学技术学院课题研究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广州市黄埔区文联副主席,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曾获“美丽中国”征文奖、孙犁散文奖、广州文艺奖、“长江颂”全国游记散文征文奖、“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奖、甘肃黄河文学奖、梁斌小说奖等。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化馆小编
文化馆小编 关注:0    粉丝:0
榆中县文化馆网站小编、管理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