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 通知:亲爱的朋友们,榆中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光临!如有文化艺术类学习或者培训的相关问题,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咨询,本馆将及时为您在线解答、预约!
  • 通知:本馆位于榆中县兴隆路307号(榆中县第一中学对面),请收藏本站,关注本站公告区征稿、展览活动,本馆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
  • 通知:您好亲爱的游客朋友,如果想欣赏更多的艺术视频,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建议,管理员会及时为您上线!
文化馆小编文化馆小编  2019-12-07 11:58 榆中县文化馆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风雪夜归人
作者:梁卫忠
 
凌冽的寒风,从陡峭的马衔山上俯冲而下,大片的雪花席卷而来,当这场劲风刮到山脚下一个叫上梁沟的小村庄时,忽然放慢了脚步,似乎有意将那漫天之雪落于这个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庄。
这是1927年的冬天,小年刚过,梁吉源家正忙着宰年猪,女人们有的在厨房里做年馍,有的在厢房里剪着大红的窗花,一进两院的房子很气派,处处洋溢着年味儿。梁吉源家是上梁沟所在的新营镇方圆二三十里的首富,在镇子上经营着一家大铺子,又在上梁沟有五百多亩良田,梁吉源生了弟兄三人,老大梁贡连在家操持,老二梁贡赞外出求学,常年不着家,老三梁贡璧是新营镇镇长。三年前,梁吉源骗说自己病危,硬是将不着家的梁贡赞从兰州召回,又从后山的李家娶了一房媳妇,想着把跑野了的老二留在家里,不料圆了房不到三日,梁贡赞便决然而去,从此杳无音信。翻年里,小媳妇生了一子,名叫梁祥圣,由老大梁贡连照顾,眨眼间已是两岁。
腊月的白天,短得不到半指,夜色如同一张大网,无声地落下,就像一个熟络的客人,没有寒暄,也没有客套,打个招呼便进屋了。大雪却依旧没有要停息的样子,梁家大院里氤氲着温暖的油灯光亮,房檐下红彤彤的灯笼映照着喜庆和丰裕,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气息,眼看着厢房里的灯都灭了,梁吉源抽完一锅水烟,将铜制的水烟壶放在八仙桌上,准备睡觉了。
突然,院外大黄狗猛叫了起来,继而又亲昵地叫唤着,梁吉源想,应该是老三回来了,忙披了衣服去开门。刚走到院中间,来人猛敲着门环喊着:“爹!开门!快开门!”声音分明不是老三。梁吉源打开大门,来人又叫了一声——爹。梁吉源定睛一看,原来是老二梁贡赞。
“你还知道回家!”梁吉源狠狠甩下一句话,径直走向堂屋。
梁贡赞没有言语,紧随父亲进屋,还未站定,梁吉源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狠批。母亲王氏心疼二儿,拽了拽梁吉源的袖子说:“老二都还没吃饭呢,吃完了再批不行么?”
梁吉源这才又端起了水烟壶,等着儿子认错服输。
王氏正要喊了女人们去煮肉,却听梁贡赞说:“爹,妈,给我装两个锅盔,我说几句话就走!”
梁吉源一听这话,将烟壶重重地摔在地上,大怒道:“啥?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敲折你的狗腿!”说着拿了右手上前去闪梁贡赞,梁贡赞没躲,父亲的巴掌响响地落在了梁贡赞的脸上,霎时间变成了五条紫痕。屋里顿时陷入了沉寂,只剩屋外簌簌的雪花飘落之声。
梁贡赞跪在了父亲面前,低着头说:“爹,你打吧,你打不死我,我还得走!”
梁吉源气得发抖,沉默着抽完了一锅烟,面无表情地说:“走,你走你的,只要你给我讲清楚了,你没有在外面为非作歹,我就放你走。”
梁贡赞看看母亲,再看看父亲,王氏会意,抹着眼泪躲出去了……
梁贡赞终于说服了父亲,梁吉源显得很无奈,但却隐隐懂得了什么,在他们谈话的尾声,梁贡赞说出了要让父亲资助他五百银元的事情,他也勉强答应。最后,梁贡赞拿出了一份家书,跪倒在父亲面前说:“爹,孩儿不孝,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也没有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我留这封信给你,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一直不回家了。”说完,连妻子李氏的房门都没有进,便与父母匆匆告别。
梁贡赞走后,梁吉源展开家书,不禁老泪纵横。书言:
父亲大人万福。九年(民国九年)夏月,匆匆离家,辗转金城,随一悟、香菊等同志为民主自由之事奔劳,并于十二年(民国十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前后参与建立工农、妇女等部,协助成立工会、农会、学生会等群众组织,与国民政府展开多次斗争。十四年(民国十四年)娶妻李氏,多劳父亲神思,然未及拜别,便又投身斗争之中,无奈今形势突变,我等即将转战陕西。我意已决,唯望父亲大人保重金体。
余自幼求学,未能承欢膝下。家中事务,赖二位兄弟操劳,惭愧至极。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今四海分崩,华夏离析,众生涂炭,民族危矣,我炎黄子孙,自当奋起,为国家民族之大义,慷慨以赴,不遗余力。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古家国一体,天下同命。今当远离,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自救,是为民族之进步而奉献,是为民主之发扬而斗争。不肖贡赞,难忘家训,自当以大义怀胸,以厚德载物,万望父亲大人安心。
此去前途未卜,家中妻儿,有劳父亲安顿,若我此去不归,待我儿长大成人,还请父亲将此信念于他听,另,李氏可改嫁。
匆匆数言,辞不达意,唯表寸心。
……
梁吉源满含热泪,将信件反复读了几遍,确认已熟记于心后,匆匆焚毁。
至此,梁贡赞似从人间蒸发一般,再无音信。
七七事变后,第二年夏天,地处新营镇的上梁沟遭遇一场罕见的冰雹,农人颗粒无收,百姓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随着社会局势越来越动荡,梁家在新营镇开的铺子也是举步维艰。至秋日,一场严霜把树叶染得金黄,梁家院子里,梁贡连唉声叹气,父亲已于三年前去世,偌大家业,尽由梁贡连操持,上下十几口人,度日分外艰难。
正在梁贡连思绪万千之际,远远传来一阵货郎鼓声,梁贡连心思,这年月,哪还有闲钱买东西。正在思忖之间,那货郎却进了梁贡连家大门,说是要讨口水喝,梁贡连盛了一碗水,一边与货郎寒暄,货郎低声问:“你可是梁贡连?”
梁贡连惊讶于货郎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姓,慌忙问及原由,货郎忙放下水碗,说有要事,请到屋里商议。
原来,这货郎是党组织从陕西派来报信的人,此时,梁贡赞已壮烈牺牲。
悲痛欲绝的梁贡连从货郎口中得知,弟弟梁贡赞1927年离家后,于第二年和张一悟等人参加了刘志丹同志组织领导的渭华起义,1931年,因局势紧张,吉鸿昌去天津租借地工作,梁贡赞随杨子恒转移至陕西,后任陕北段榆特税局局长,出生入死,最终在陕西潼关被捕,被关押在陕西西华门监狱,随后,又被押解到陕西礼泉县监狱。狱中的梁贡赞,依然积极参与组织共产党地下活动,与敌人顽强周旋,后被国民党杀害,享年35岁。
一代忠魂,埋骨他乡,至今却只为后人留下一段隐隐约约的传奇故事,岁月的河流依旧在冲刷,日升日落之间,这段故事越来越模糊,而当我们再次揭开历史的面纱时,烙印在英雄人物身上的闪闪红星和他们为了民族大义慷慨赴国难的坚毅脸庞,依旧璀璨如火。
在上梁沟这个静静的小山村里,梁贡赞的后人们依旧安详地生活着,他们不会忘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一代代英雄的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而这些英雄中间,就有他们尊敬的长辈……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化馆小编
文化馆小编 关注:0    粉丝:0
榆中县文化馆网站小编、管理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