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 通知:亲爱的朋友们,榆中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光临!如有文化艺术类学习或者培训的相关问题,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咨询,本馆将及时为您在线解答、预约!
  • 通知:本馆位于榆中县兴隆路307号(榆中县第一中学对面),请收藏本站,关注本站公告区征稿、展览活动,本馆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
  • 通知:您好亲爱的游客朋友,如果想欣赏更多的艺术视频,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建议,管理员会及时为您上线!
文化馆小编文化馆小编  2019-11-20 11:52 榆中县文化馆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甜蜜的追踪
文/塞上一指
 
2018年5月,我被组织安排到龙泉驻乡,具体工作是协助乡党委政府开展“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工作。龙泉是该县南部山区最偏远的乡,山大沟深,离县城56公里,东连定西,南接临洮,辖12个行政村,农业人口2982户10572人,贫困发生率2.34%。低保户560户1749人,五保户70户73人。全乡耕地面积48784亩,人均4.4亩,全是旱地,基本还是靠天吃饭。龙泉乡由市公安局重点帮扶,乡党委和工作队深入调研,立足长远,在培植经济发展,促进农民增收上想办法、下功夫,围绕种植、养殖和劳务输出三个着力点探索帮助联系村实现“造血”功能。一年多来下村入户,切实感受到基层工作的困难,体味到农村工作的快乐,山区群众的勤劳朴实,乡村干部的一心一意、公安干警的兢兢业业,而很多工作队员都是坚持带病工作,把山村当家乡,把群众当亲人,把群众的事当自己的办,点点滴滴,都留下深刻记忆,身心受到极大教益,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触动我写下这些文字。
记忆深处,好久没尝过新鲜蜂蜜了。那是一群爷爷用草帽收留的野蜂,是上苍赐予的一份飞财,给农家带来最珍贵的记忆。爷爷收留的那群野蜂,个头较大,有金黄的绒毛。到了农历八月十五,就开始榨蜜。榨蜜方式很原始,分过蜂后,给过冬的的蜜蜂留下足够蜜,就连同蜜蜂一道,将尖尖的柳编的蜂箱扣上铁锅,锅中加少许水,微微加热,蒸汽缭绕中,蜂蜜就同蒸汽一道滴落大铁锅,而一些蜜蜂也会在蒸汽中死亡,我听见野蜂在蜂箱挣扎,我想象野蜂在蜂箱掉落的悲惨。
浮在蜜上的野蜂尸体,被爷爷从铁锅的蜂蜜中用漏勺捞出,它们金黄的绒毛紧贴身体,失去了飞翔的灵动,只是翅膀还是那样透亮。我知道,它们的灵魂已经飞逝,感受不到肉体的伤痛。那时没有白砂糖,也没有水果糖,偶然可以尝到一块凝结的红砂糖,但那是出嫁的姐姐们孝敬奶奶的,因为奶奶老说口苦,而奶奶只是轻尝一下,就把不多的红砂糖,让我们闭上眼,张大口,一点点分在我们舌尖,尝过一回红砂糖,就会回味几天。
中秋月圆之夜,兄弟姐妹们围着脸盆,用馒头沾着吃蜂蜜,是童年留给我美好的记忆,那时小弟最被惯了,他通常做个鬼脸,故意做出难吃的样子说,“蜂儿屎呀,难吃死了!”而后用小手扇几下嘴巴,在大家的笑声中,他总是最后一个,沾着吃完盆中的最后一点蜜。那是真正的蜂蜜,让我知道蜜有多真,蜜有多香甜,构成味蕾抹不去的记忆,给童年舌尖难以颠覆的回味。爷爷去世后,大伯继承养蜂这项工作,但一切都是缘分和命数,有些事是无法用命来继承的,随大伯离世,那些飞财也跟他散去,野蜂蜜就成为灵魂里隔世的相思,只剩下黄泥巴抹的穹顶样的空巢,耸立在记忆深处,多少年不能抹去。
去年10月,我偶然在龙泉山的峰岭间,看到一户人家,有幸又见到古老的养蜂方式,心中特别激动,小狗在门口狂吠。女主人出来了,穿天蓝色上衣,戴米黄围巾,中等身材,通过问询,原来他爱人去村上做活,女儿出嫁,儿子上大学。他们家的住房还是砖木结构,有些围墙全是胡基砌成,参差不齐,都是用草泥巴抹的,有些年成了,显出简陋,但四处打扫的干干净净,周边种上了柳树、杏树、国槐、红柳、柠条、山楂、早酥梨等干旱树种,把整个庄院围的严严实实,在女主人的言谈举止中,找不到一丝不满和忧郁,一脸惬意满足与世无争的样子。问及蜂蜜,不巧的是蜂蜜已经卖完,让我觉得非常失落。告别时,特意叮嘱,来年给我留下几罐。
今年8月1日,在乡上参加全省扶贫脱贫工作视频推进会,手机关至静音,妻子打了八九个电话,也未接到,会后因粗心大意,也没及时查看。因父亲生病,会后请假,连忙回家,不料父亲心脏病突发,已经去世,没能听到父亲临终遗言,确实让人悲痛不已。处理好父亲的丧事,调整好心情,又驱车到乡上,晚饭后,就向那户农家走去,我是想看看那些蜜蜂。因为父亲曾经说过,生我的那晚,他梦见一只大蜜蜂。
初秋的龙泉,小麦已收割殆尽,远山的草色略显微黄,一棵一棵的白杨和山楂树在山塬静立,梯田如画,路道边有脱落的木叶,一叶知秋。今年雨水较多,下的都很准时,玉米长势喜人,一株结上两三个棒子,立体深绿的中间,红红的樱穗增添了喜人的色彩,微风起处,那些带刃口的叶子,沙沙作响,仿佛集体呐喊或歌唱。洋芋花还未凋零,白色和粉色的花开出丰收的层次。
路边水沟与田埂的冰草、黄蒿格外茂盛,这是水泥路之外的截路,上山己是最美的黄昏,路上有无人采摘掉落的山杏,花椒现出成熟的暗红。穿过蜿蜒的羊肠小道,半山坡看到一人,穿白色半截袖,草绿色军裤,戴顶礼帽。我撵上去攀谈,原来他正是这户人家的主人。说到蜜蜂,他兴致很高。我问他养蜂的原因,没想到他说:“纯粹是爱好,就好象养宠物一样!”我问价格,他有些缅腆,说:“还是去年的价格,每斤70,想涨10元,但不好意思!”
崖壁上的小狗尾巴摇动,挣着绳子狂叫。上了几个之字型台阶,不觉己至家门,他解开小狗说:“这狗别看叫的凶,放开就不咬了”。并热情邀我家中做客,抽支烟,喝口茶。我说:“祖先留下的习俗,重孝在身,就不进去了。”他说,“我们不讲究的!”但我坚持在门外等,他就去屋中取蜜。解开锁链后的小狗不再吠叫,跟前跃后,舔着我陌生的手臂,我知道,它不再认生,仿佛,把我当成久别的归人。而一些蜜蜂在身边乱飞,象是审查我的身份,我不担心它会咬我。蜜蜂只有感觉危险时才会咬人,小狗也一样,这是所有动物防卫的本能。
这时女主人也从地边归来,还是那样安静,面带笑意,因只一面,她还是认出了我,她说:“这小公狗是流浪狗,到家门就不走了,于是就留下来看门。”我说:“狗来财,猫来福,蜂来运,你家不错啊!”她笑着说:“那有啊,不是还住在这山上!”谈及家庭,她说:女儿出嫁至平凉,儿子大学生毕业,已经工作,并且经常出国。我们家在去年分了安置点新房,现在正在准备搬迁!”我说:“这不就是财福运吗,她浅笑着,没再说话。
正好男主人出来了,用红色的泸州老窖酒袋装上几瓶蜂蜜,拿一包红塔山牌烟一只小板凳招呼我,那种客气和真诚着实让人感动。通过扫微信,我加他为好友,奇异的是他的网名是“山上人家”,我不再为没带现金付款而感到窘迫。感觉到电讯带给老百姓的便利,感觉到发展带来的便捷。也觉出他心中朴实的文化的真诚。临崖畔的一溜蜂巢,整齐地排在清扫干净的土台上,初秋的野花开始凋落,正是割蜜的好时节,蜂知寒凉,科学养殖,榨蜜方式己不再那样原始。
主人姓金,他说:“每窝蜂只产七八斤蜜,不掺糖或糖精的蜂蜜。”我看出他的自信,是我欣然接受的信任。他问我,搬进安置点新屋,他的老屋是否要被推平,我知道,扶贫安置政策,他是担心,所养蜜蜂的归宿。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而我,也不想那些蜂窝成为空巢。临别转过山湾,我又看到周边的田地都种上了荞麦,一片片洁白中透出幽兰的花田,包围着杂树包围的庄院,就问老金。他说:“不是所有的花儿都可采蜜,如寒冬的腊梅,金黄的秋菊。”原来,这些荞麦是老金专门为蜜蜂种植的,在花儿都凋落的季节,为蜜蜂们种植一处处花海,好让它们准备好过冬的食物。秋凉了,蜜蜂们不用飞很远的路,就近,就可以采到荞麦的花蜜。我心中不禁一动,我才懂得,爱就是如此真诚细密,才懂得他养蜜蜂是为了玩的真心。一些蜜蜂老去,一些蜜蜂新生,只有蜂王能感知四季,老金说,勤劳的工蜂,短暂的生命也就四五十天。许是西部地域决定蜂的寿命,我想。尝一杯真正的蜂蜜,感恩生活,我不会怀疑蜂儿的真心,尽管商场有许多掺假的蜂蜜。山坡上回首,山上人家和他爱人,还有可爱的小狗夕阳中伫立,想到父亲已不能尝一口今年新酿的蜂蜜,我的泪水不禁潸然而下。
我没走原路返回,而是沿着老金指的山路,山中穿行,山中矮小的野菊开出幽蓝,已长出高杆的苦苦菜也开着金黄的花。打雨炮点的一条新路已经推开,推土机切开的断层,一簇簇柠条,露出洁白的根须,散出幽幽的药香,让我震撼和膜拜,它们的根比枝杆繁茂粗壮,以大地为平面,活象一个个抽象的记时沙漏,干旱造就了它们生存的能力和智慧。我又明白,野蜜蜂有它生存地抉择,适合生存的环境,静谧,不被人打搅,舒适,不在意豪华的蜂窝,蜜蜂,最细致的建筑师,对自然要求苛刻,却不追求奢侈与繁华,不需督促,将懒惰的雄蜂,赶出巢外,只在阴天修整绒装,擦亮飞翔的翅膀,舞蹈,传递花的位置与方向。
一场接连几天的秋雨,穿透龙泉干涸的沟沟梁梁,草叶和庄稼都带着清露。小蚂蚁打开洞穴,清理掉入洞中的垃圾,蜜蜂们也开始爬出洞口,用它们的触角感知,空气湿度会不会沉重翅膀,阳光下采蜜,蜂儿们懂得,一点清露,也是不容许掺入蜂蜜的水份,一个六边型的蜂囊,孕育一个灵动的生命,这是族种延续的底线,短暂的生命历程,寻找盛开的花朵,用勤劳注解活着意义。
回到乡上,灯火通明,听不到猜拳喝酒的声音,只看见干部们灯下加班加点的身影。恰好,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甘肃,龙泉乡扶贫微信群,也传播着这喜人的消息,总书记题写的“黄河之滨也很美”,确实让驻扎在基层的扶贫干部充满信心,而他一日千里,不辞辛劳,深入基层与贫困的精神,真正打动了脱贫攻坚主战场所有的干部群众。我有幸读过习总书记撰写的《摆脱贫困》一书,多篇文章重点论述他在闵中工作的心得体会,主旨归结为摆脱贫困的方式就是发展经济。在跋中,总书记这样写:“摆脱贫困,其意义在于摆脱意识和思想的‘贫困’,只有摆脱了我们头脑中的‘贫困’,才能使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摆脱’贫困”。他又写道:“亿万千百十,皆起于一,跨越贫困线只能说是起步,若能继续卧薪尝胆,矢志如初,再接再厉,奋斗不息,必能彻底摆脱贫困。”这多年前留给闵中的文字依然闪烁光芒,没有过时,就当前脱贫攻坚仍有指导意义,总书记内心的远见和扶贫决心可见一斑。心受鼓舞,我及时微信转发了上级关于《甘肃医保扶贫政策25问》的最新材料,我知道,除了服装,那些与当地农民已没有多少区别的扶贫干部,会在清晨,款款地走进农家,走向田间地头,把又一项政策送给每一户农家。
这夜将是好梦,像柠条,把根深深地掘进泥土,像蜜蜂,勤劳的在花朵中酿造甜蜜。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化馆小编
文化馆小编 关注:0    粉丝:0
榆中县文化馆网站小编、管理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