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 通知:亲爱的朋友们,榆中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光临!如有文化艺术类学习或者培训的相关问题,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咨询,本馆将及时为您在线解答、预约!
  • 通知:本馆位于榆中县兴隆路307号(榆中县第一中学对面),请收藏本站,关注本站公告区征稿、展览活动,本馆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参与!
  • 通知:您好亲爱的游客朋友,如果想欣赏更多的艺术视频,请点击右上方“关注我们”下的QQ在线建议,管理员会及时为您上线!
文化馆小编文化馆小编  2019-11-12 11:07 榆中县文化馆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兴隆山上有一种怪草,怪是怪得很哩。连根拔下,挂在屋里的墙上,不沾一点点土,不浇一丝丝水,风吹日晒,照样活得精精神神,还会开朵红花花呢。当地人管这种草叫“心不干”,传说是一个清白无辜的姑娘变下的。
很早以前,兴隆山下峡口村有一户姓胡的人家,屋里只有两个人:胡老汉和他的闺女翠翠,父女相依为命过光阴。胡老汉是苦命人,婆娘死得早,他又当爹又当娘,拉扯翠翠长大犯尽了难辛。翠翠是个孽障娃,自幼儿离过娘,尕尕儿就缝呀补的,洗呀扫的。也是“绑住的娃娃挨得打”,天长日久,翠翠却学下了一手好针线,好茶饭。翠翠长到十五岁,眼大眉弯,身段苗条,走手好看,乖是乖得很。真是说翠翠烙的饼一里外能闻来香味哩,十里八村的尕小伙们,见了胡家老汉,都半真半假地逗笑说:“胡老爹,看我给你当个女婿娃,咋样?”这胡老汉头几回听喜滋滋的,听的次数多了,倒添了愁肠。自古道:“女大不中留,留下添呕愁。”女娃娃,迟早是人家的一口人,有可以的及早许了叫领着去算了,省得担心受怕的。你说冷不防叫哪个坏小子闯进来惹出麻搭了,我怎么对住她早死的娘哩。
这一天,胡家老汉在集上卖了柴,得了钱,得以称了半斤女儿爱吃的豆腐转回家,半道上碰了李小二。这李小二是他隔壁王木匠的外甥,生性刁钻古怪,爱逗爱闹,刚才又在酒店里抿了几盅,见了胡家老汉,就没羞没脸地叫丈人。胡老汉只当他撒酒疯,不理睬。李小二便从怀里掏出了绣花荷包来,说是翠翠送给他的。胡老汉认得女儿的针线,见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当真信了。胡老汉气乎乎地回到家里,推门进去,责骂女儿翠翠“你蹲在家里干的好事,不要脸的瞎货!你给我丢人害臊!”
翠翠含着泪给爹把饭做熟,悄悄从后门走了,直到天黑没回来。胡老汉到邻舍去问,都说没见,一传十,十传百,一阵阵,全庄的人都惊动起来,寻找翠翠。后来终于在山洼里找到了,翠翠嘴里尽是车前子草,打碗花根,手里拿着荨麻,人已经手冰脚凉没气了。一庄老老少少的人都把眼睛哭肿了,这么心灵手巧的姑娘,谁不可惜!
埋了翠翠,胡老汉一个人孤零零的。隔壁王木匠来陪伴他,往木匠说翠翠是个世上难寻的好娃,给他绣了个针线荷包。胡老汉问针线荷包呢,王木匠说叫外甥给拿去了,胡老汉一听,大叫一声“天哪!”就晕过去了。
睡梦中,胡老汉看见女儿站在炕沿前哭着说:“爹爹,女儿冤枉呀!女儿实在没做下见不得人的事。爹爹,孩儿还没报答你拉扯我长大的恩情哩,我死了,心还活着,吃毒草我变成了怪草,带回家来我还给你作伴,我的心不干呀!”胡老汉苏醒过来,直往女儿坟上跑。怪事,新新的坟上长满了一种象狼尾巴的草,他要验证一下女儿托的梦,就连根拔了一株拿到家里,用线线拴住,挂在门背后,天天瞧。一天过去了,绿茵茵,嫩闪闪,两天过去了,还是绿茵茵,嫩闪闪。三天,四天,五天,六天了,照样绿茵茵,嫩闪闪的,第七天还开了个尕红花话儿。胡老爹用指甲去掐草的叶叶儿,茎茎儿,掐破哪搭,哪搭就淌血,手都染红了。他后悔的直砸腔子,疯了似地嚎着说:“女儿啊,爹错怪了你,你的心不干,爹的心也不干呀!”胡老爹碰死在女儿的坟上了。“心不干”草越长越多,兴隆山到处都是。
(搜集整理:李珪)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化馆小编
文化馆小编 关注:0    粉丝:0
榆中县文化馆网站小编、管理员。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